一个返乡者的日记:四线城市的房地产死结

2016年02月18日 来源:21世纪经济报道

自六安的高铁站一出,除了密密麻麻的人群,便是一大批以红色为背景的楼盘广告,或是以低首付为噱头,或是打出高额的财政补贴广告;首付10W便可轻松置业,春节期间至3月不少楼盘单平方米最高可补贴800元。

5个半小时,这就是北京往返家乡六安的高铁时间距离,自六安的高铁站一出,除了密密麻麻的人群,便是一大批以红色为背景的楼盘广告,或是以低首付为噱头,或是打出高额的财政补贴广告;首付10W便可轻松置业,春节期间至3月不少楼盘单平方米最高可补贴800元。

这些广告从火车站出站口蔓延到各个交通要道,“挣着一二线城市的钱,置三四线城市的房”,开发商们都寄希望于这一波销售窗口,更好的去库存。

楼市的调整并没有淹没大家置业的热忱,但我并不认为,返乡客能够破解这个城市的楼市困局。

返乡客救不活楼市

高库存和高空置率无疑是这个四线城市地产面临的最大困局。

根据六安市建委的数据,截止到1月底,六安市区待售面积达704.69万平方米,按照70平方米计算,库存高达10万套,去化周期近四年。

2015年以来,六安市区一降再降,平均房价单平方米下降近500元,高库存和疲乏的房价也成为影响返乡客置业的重要原因。

缺乏人口导入基础,后续购买需求缺少也是这个无产业支柱,明显人口流出城市面临的现实问题,在前几年置业浪潮下,大部分的返乡客名下都已经有房产。不少返乡客投资房产,但大部分时间都常居外地,据统计,目前六安返乡置业人群的购房量已占总量的35%以上,成为楼市的购房主力。

比对一线城市的资源和虹吸作用,一个很令人意外的情况是,六安市区的楼市和房价表现竟不如下属县城,六安市下属霍邱、舒城不少楼盘房价都在5000元左右,但六安市1月份市区的销售均价也仅4847元/平方米。

但仔细问问,却又明了,六安市区缺少产业支柱,市区乃至下属县区的城镇居民和农村居民的置业需求,被省会城市合肥吸收。春节7天期间,三位亲友结婚,一位订婚,大家都紧赶着年味喜结连理,无独有偶,婚房无一不选在合肥。

而购买力较弱,或者长期在县城就业安居的,便只在县城置业。也因此,过去的2015年,偌大的安徽,除了合肥房价飙升,地价飞涨,大部分城市都表现平平。

找不到的“家”

无产业和人口导入是四五线城市楼市的最大死结,返乡客解不了。而我更担心托举楼市,刺激住房消费的后续危害。

父母是老师,从记事开始,住处便随着父母工作的调动而一再搬迁,在我看来,房子只是一所居所,家的意义在于人而非一处生活的物理空间。

那个时候父母认为,房屋的属性只是居住,财富的积累依靠教育。也因此,父母都坚持存钱为我和弟弟上学而非置房。

教会并且让我坚信这个理念的父母,却随着房价飞涨后开始转换。父亲的兄弟姐妹中,细细算来,如今我们家底最薄,而薄弱的根源在于当年房价低位的时候,父母只存款而未置房。

每当聊起房子,母亲总有一百个唏嘘,那些个曾经动过念头想买而未买的房子,如今都翻了数倍不止。而存款却跟着泡沫贬值明显。

房屋在作为投资品和财富象征的作用强化时,其作为“家”的属性似乎就开始弱化。

不知从何时起,身边的亲人,不管有钱没钱,都在存钱买房。在房价连涨之时,最不爱置业的父母,考虑到弟弟结婚,也在2013年房价高位时,买了套房,如今更是紧衣缩食。

我有个堂叔少年时无学历手艺,拿着所有的存款去江浙打拼做生意,在地产还未起色的时候,财富的扩大只能依靠技艺提升和规模走大。直到有一天,堂叔发现了投资房产的机会,虽然如今的堂叔手握多套房,大都升值数倍,这些钱远比当初做生意来得容易,但他也常唏嘘,因此错过了多次商机,也失去了闯劲。

过去十多年的房价飞涨,依靠房地产拉动的快速城镇化,颠覆了人们对于“家”和“财富”最朴素的认知。

那个时候,“家”要买在距离单位和亲人近的地方,如今却倾向于升值空间更高的区域。降首付、补契税和财政补贴,决策层不遗余力的托举地产。当然,地产下滑对税收、产业、就业、经济的影响明显;但反之来看,伴随着房价的上涨,房屋作为财富的象征意义愈发明显,其对于产业的成长和未来经济发展的牵绊就更大。

关于返乡日记的新闻

资讯排行榜